热辣点击
赞助展示
最新图片

探路者前途汽车:站在传统的对立面

[点击图片进下一张 ] 跳转到

  作为北京长城华冠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城华冠”)的全资子公司,在中国喧嚣的新能源造车热潮中,前途汽车无疑是个异类。

  低调潜行近6年,没有任何发布会,2014年北京国际车展,长城华冠推出了纯电动跑车“前途”概念车;2015年9月,长城华冠正式在新三板挂牌,成为国内登陆新三板的电动汽车第一股;2016年2月,前途汽车位于苏州的生产基地正式破土动工,预计将在今年年底达产;同年的北京车展,前途汽车作为独立品牌推出了前途K50纯电动超跑的准量产版和敞篷版。

  “你得相信,资本都是很聪明的。把技术和商业模式做好,把自己要干的事情说清楚,它本身就是故事。”坐在位于北京顺义的办公室里,前途汽车董事长陆群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专访时如是说。

  在陆群密密麻麻的每日行程中,接待投资人几乎成了固定的安排。

  因为“造车”,现年48岁的陆群重新站到了创业者的位置上,传统汽车人的DNA让他始终认为,光讲情怀和故事不如埋头把技术落地来得可靠。

  清华汽车系高材生,北京吉普挑战者项目领头人,长城华冠创始人……在传统汽车行业浸淫逾20年,头顶诸多光环的陆群并不缺乏编造故事的资本。而前途汽车正是陆群实现“造车梦”的载体。

  一切只待新能源车生产资质的申请通过,前途汽车距离量产仅有一步之遥。不过,这只是这位“后来者”迈出的第一步。在商言商,在品牌力上几乎是从零开始的前途汽车,如何把汽车开进市场,而不仅仅是车展,考验着陆群及其团队的智慧。

  2010年,已经是国内最大的汽车设计公司之一的长城华冠成立了电动车事业部。在接下来逾5年的时间里,电动车事业部的团队人数逐渐增加至近400人,更重要的是,其不仅参加了萨博93电动车的改制,同时参与了北汽、长丰等国内外知名企业的传统车电动化改造,并与浙江合众、洛阳北方、郑州日产、凌云智能、东风客车等众多一线企业合作开发了全新电动车项目、低速电动车项目、新能源底盘开发项目以及两轮车项目和新能源项目。

  2015年2月,长城华冠投入6亿元资金,成立前途汽车(苏州)有限公司,专注于纯电动汽车研发、设计和制造。不同于目前很多企业都在进行的从重资产向轻资产的转型,欲从整车设计方案和技术支持提供商转型为汽车制造商,陆群和长城华冠开始从幕后走向台前,并迅速进入大众视野。

  “在面临变革的转型期内,前途汽车有没有可能做一些别人没有想到或者别人想到了没敢做的事情?我们先行一步去尝试,如果前途汽车能够起到一些引导和示范的效应,我觉得这个也是蛮有意义的事情。”陆群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前途K50是前途汽车向外界展示的首款产品。实际上,在前途K50之前,长城华冠内部已经打造了多款原型样车。

  被称为“国内第一款自主研发的纯电动超跑”,前途K50的百公里加速为4.6秒,最高车速超过200km/h,续航里程300公里(NEDC工况法),采用三元锂离子电池作为动力源。

  极致性能和极致轻量化,是前途汽车为未来电动车的研发确立的两条发展路径。但对于一直希望可以生产高性能汽车的前途来说,国内目前尚未有利用碳纤维成型的车间让其发挥,于是陆群毅然决定自建生产基地。“只有自己把生产干一遍,玩透了,才可以掌控别人的生产。”陆群坚定地说道。

  资料显示,今年2月17日正式破土动工的前途汽车苏州生产基地,一期投资超过20亿元,占地面积23万平方米,前期计划产能为5万辆。按照规划,这一工厂将在明年下半年达产,首款车型前途K50也将随之下线,这款车的上市时间应该是在2017年。

  对于前途K50的定价问题,陆群对时代周报记者坦言,自己“现在也没有答案”,“我们会根据品牌定位的策略、消费者的预期和市场竞争的情况等来作综合考量,这件事还在进行当中。”

  前途汽车的野心不仅局限于超级跑车。要成为全系汽车生产商,陆群为前途汽车定下的目标是,到2020年产销达到50万辆,约占新能源汽车市场份额的15%。

  但纯电动超跑的高端定位,让前途K50并不具备走量的优势。陆群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为了实现上述目标,在未来五年时间里,前途汽车将会搭建三个平台,共推出6-8款车,前途 K50之后的第二款车和第三款车都在开发中。“做产品是我们的强项,因为我们本身就是一个做技术开发出身的团队。对于产品,我认为最重要的不是快,我们会做得比较扎实,比较稳,而且比较有自信。”

  有业内人士指出,前途是否能在市场竞争中出人头地,最后还是取决于其营销策略和品牌信誉的建设。在这个过程中需要投放大量的耐性和资金,向消费者证明产品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在前途汽车最初亮相的2014年,特斯拉刚刚宣布正式进入中国,是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最引人注目的那尾“鲇鱼”。短短两年间,互联网造车潮兴起,新兴汽车品牌也犹如雨后春笋般纷纷涌现。

  自2014年12月宣布“SEE计划”后,乐视在汽车生态路上一直狂飙,并在今年4月发布了名为LeSee的四门概念电动跑车;蔚来汽车在今年5月牵手自主汽车品牌—江淮汽车,后者将贴牌代工蔚来汽车的首款量产产品,初步预计年产量为5万辆;背靠中国最大汽车垂直门户网站汽车之家,车和家计划在2017年年底推出包括可供选择的越野电动车。除此之外,原英菲尼迪中国总经理戴雷所加入的Future Mobility,则是和谐富腾旗下的“互联网+智能汽车”高端品牌,和谐富腾由腾讯、富士康和和谐汽车三方共同出资创办。

  电动超跑是这些进入电动车领域的造车者们选择的第一突破口。身在其中,陆群认为,有竞争是件好事。

  “在任何一个市场里边,如果说只有一个独角兽,我想那不并是一个健康的市场。”陆群对时代周报记者说,“所以,与其说我们跟其他电动汽车品牌是竞争关系,我更愿意说我们是同盟军,我们是一起在创造一个新的市场,来满足原本存在但是没有被很好满足的消费者需求。”

  在陆群看来,眼下真正的竞争对手,是传统能源汽车和使用、依赖传统能源汽车的消费习惯和理念。“实际上,这个理念不是说某一部分人的,也不光是消费者的。无论是政府管理、政策制订,还是行业主管部门、供应商体系、我们研发团队和管理团队,抑或是消费者的消费观念和习惯,很多理念都在与时俱进地改变。新能源汽车和电动汽车,它方方面面都是新的,包括我本人,大家都有理念上的冲击,都有理念上的升级、转化、进步的过程。这个毫无疑问是最大的挑战,最大的阻碍。”

  要打破传统的壁垒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还有一年多便到知天命之年的陆群向时代周报记者强调,这是必须做的,哪怕要付出“愚公移山式的努力”。

  万科之所以特殊,就是因为王石这个人特殊。王石一生只做了一件事:将万科从一个没有固定专业的小企业,变成了一个年销售二千多亿的全球最大房地产公司,并成为现代治理之标杆。

  许多人所担心的灾难情景成为了现实,欧盟解体实际已经无可挽回。退出欧盟的英国可能会比其他国家相对状况好一些,也可能差一些,但在短期和中期,其经济和人民必定会蒙受巨大的损失。

  社会抚养费的征收,抑制了新生人口增长,导致了消费的收缩。对于人口下行造成的经济下行而言,需要出台的供给侧的财政政策,就是立即停止和废除社会抚养费的征收。

  金融控股的直接损失、资本外流的压力、双边贸易的影响有可能使经常性项目和资本账户恶化——这些都是脱欧后中国不得不面对的三个负反馈传染渠道。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