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辣点击
赞助展示
最新图片

每日诗人资讯精选|新加坡女诗人韩昕馀第三次受邀太平洋国际诗歌节

[点击图片进下一张 ] 跳转到

  太平洋国际诗歌节,是由台湾著名诗人、翻译家、学者陈黎先生策划发起的国家性诗歌节。每年一届,邀请来自世界各地的著名诗人诗歌爱好者诗歌翻译和出版界人士出席,旨在传播诗歌精神和文化,沟通全世界诗人,促进世界美好与和平。已经连续举办了第十三届,成为海内外诗人最重要的活动。2018太平洋诗歌节于11月16、17、18日在花莲松园别馆,19日在台北捷丝旅台大尊贤馆展开。新加坡著名女诗人韩昕馀第三次受邀出席太平洋国际诗歌节。花莲县文化局长陈淑美致辞中指出:「美的探险诗意生活」市第十三届太平洋国际诗歌节主题,而生命即是探索生活之美进而行塑诗意人生的一场美妙经历,诗人透过优美的文字将生命轨迹凝练成一首首美丽乐章在你我朗读之际迸发出相知相惜的文学火花。韩昕馀新加坡著名女诗人,出版诗集《秋千》《一棵开花的树》等,同时,她也是国际华语诗歌艺术节总策划,致力于华语诗歌的创作、传播和交流。诗歌节期间,韩昕馀非常荣幸获得著名诗人郑愁予老师的指导,为其修改诗歌。诗人们围绕在郑愁予老师的身边,祝他身体健康,永葆诗心。

  红珠斗帐樱桃熟,金尾屏风孔雀闲。这首诗表现了诗人对一位女子的钟情之意,音韵谐美,风格秾艳。小帐子那么精美,上面缀满了晶莹的红珠,就象颗颗红熟的樱桃。屋子正中摆着一座金碧辉煌的屏风,就象是孔雀闲雅地抖开了金色的尾屏。“红珠”之帐、“金尾”之屏,烘托出一派富丽华贵的气氛。樱桃熟是形容斗帐,让人联想到女主人的娇媚可爱;孔雀闲是形容屏风,也暗示出那位佳人举止的高雅大方。最后诗人用“与君便是鸳鸯侣”,表白了自己的心迹。鸳鸯雌雄不离,以它比喻爱恋之情,本是诗人常用语,无甚新鲜。但耐人寻味的是尾句“休向人间觅往还”,鸳鸯本是凡间之物,诗人为何说,不要在人间飞翔徘徊呢?这首诗构思精妙,由隔水相望起,到休向人间止,中间是仙境般瑰丽的想象,诗人所钟情的女子始终没有登场。正因为一水之隔,小门紧闭,所以才引出诗人热情、痴迷的想象,想象的那么美妙、奇丽,才有了“休向人间”的叹息。诗人想象越是真切,越见出钟情之深;越是钟情,不可企及的感慨也就越发沉绵。然而诗人隔水相望,却只见小门终日不开关,看不到钟情人的身影。

  迈迈时运,穆穆良朝。据史料记载,柴桑是我国古代江南一带浔阳郡的治所,位于今江西九江西南边上,因为旁边有一座名为柴桑的山,所以人们便以此来命名此地。在这样一个青山环绕、绿水长流的地方,柴桑也具有了诸多灵性的特质。唐代诗人白居易在其《访陶公旧宅》一诗中这样描写他在游览柴桑时的心情:“柴桑古村落,栗里旧山川。不见篱下菊,但馀墟中烟。子孙虽无闻,族氏犹未迁。每逢姓陶人,使我心依然。”诗人借助在柴桑的所见所感,深深地缅怀了这位大诗人。诗中所指的“姓陶人”,或许就是陶渊明的同族后代。柴桑是陶渊明的故里,他生于斯,长于斯,逝于斯。对于陶渊明来说,柴桑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他无数次地想离开这里去创建一番功名,可是每当遇到仕途的不如意,又都无数次地抛下一切回到这里。之后,刘裕又征讨桓玄,将其歼灭,军队、朝廷、地方豪强之间的争夺和讨伐之战愈演愈烈。东晋时代,柴桑隶属于浔阳郡,这些大的战役基本上都发生在浔阳或是与这里有直接的关系。身处这样的环境时代,陶渊明亲身经历了他这个时代大多数人所经历过的水深火热。


点击排行